您是本站的第 8502289 位访问者
最新动态
信息内容
市学指办      2021-05-27
主持人:2020年7月27日,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举行了“十四五’期间终身教育研究发展与推进云论坛”,在长达4个多小时的论坛交流中,来自全国各地的近20位专家学者围绕“十四五”期间终身教育研究的发展与推进发表了各自的观点。最后,李政涛教授作了总结性发言,他的发言高度概括、凝练,闪耀了智慧的火花,是一篇很好的思想之作。——宋亦芳


我简要地向大家汇报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本次会议的目标是什么?第二,我听会的收获是什么?第三,我的期待是什么?第四,我的具体建议有哪些?


第一,本次会议的目标是什么?    


   这次会议的目标我认为有三个,第一个目标就是建设平台,这个平台就是刚才韩映雄老师所说的学术平台,我们希望学术平台能够出经验、出理论、出政策,真正把它变成中国终身教育研究的重镇。第二个目标是探讨未来中国教育走向何方?刚才杨树雨老师对终身教育的一些重大政策文件,就思路、背景等做了很清楚的表述。宋亦芳老师聚焦中国教育教育现代化2035,讲了八大理念和十大任务,我非常欣赏的是他把这些贯通在一起,而不只是关注其中的终身教育内容。另外,韩映雄老师也讲到了未来终身教育的哲学基础,这很重要,根在哪里?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理论之根在哪里?他的看法我很有同感。所有这些都指向“十四五规划,2021年到2025年,中国的终身教育走到哪里去?目标是什么?解决的问题在哪里?突破方向是什么?“十四五规划终身教育究竟怎么做?这是今天我们很重要的探讨目标。第三个目标就是扩大影响,什么影响?就是终身教育的影响,我们希望终身教育不只是一部分人的事情,我们希望通过一次次的研讨,一次次的开会,一次次的宣讲,把终身教育从小众变为大众,从小群体、小社会走向大社会和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我们现在离研究目标还有距离,但是我认为将来一定能够实现。这是我心目当中本次会议的三个目标,在我看来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 


第二,我的收获是什么?       


我是做基础教育研究的,终身教育是外行,我一直是以仰视的态度,旁观的方式来看待各位老师的思想和成果。今天听了以后,觉得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收获,也使我加深了理解。
第一,理解了重点与抓手。未来的终身教育,重点和抓手在哪里?吴遵民老师抓了关键词“服务和融合,张伟远老师提到了四个重点,杨树雨老师讲到三个重点,王海东老师抓了两个重点,后面的蒋亦璐老师用了九个字,着力点其实就是他心目中的重点。这些,从不同的视角展现了未来终身教育的重点和大致的方向是什么。
第二,理解了思路与举措。将来终身教育目标要实现哪些基本思路?举措在哪里?吴遵民老师的报告虽然简短,但是几个关键词很重要,第一微观,第二细化,第三机制。我特别在意机制这个词,张伟远老师用比较详细的PPT来讲资力框架,展现了他深入研究之后的观点和形成的思路,给我很大的触动和启发。
第三,理解了趋势与体系。首先未来终身教育发展趋势在哪里?用韩映雄老师的话来说,对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的理解,要从狭义走向广义。用张铁道教师话来说,它是扩大了的学习观,就这个趋势从狭到广,从小到大。还有体系,今天我听到了三个体系,一个是终身学习体系,终身学习只靠学校是不够的,这个是很经典的一句话。第二个体系也是韩映雄老师所提到的治理体系,如何将终身教育与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整合起来。第三个体系是张伟远老师讲到的互联网时代终身教育的制度体系,这意味着终身教育建构是体系化的建构,它不是某个局部、某个维度的发展,如果是突破,也不仅是点状突破,一定是体系化的突破,这是最难的。
第四,理解了日本与中国。牧野老师虽然话不多,但给我很多感触。我看到了日本经验和日本事业,他讲到日本问题,很可能就是中国问题,过去的日本问题,现在的日本问题可能也会变成今日和未来中国的问题。


第三,我最期待什么?         


期待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突破。未来终身教育的突破在哪里?比如说吴峰老师、宋亦芳老师都讲到了,信息技术、数字化手段是不是一种突破的路径和方向?韩映雄老师讲评价也是一种突破方向,王海东老师所说的解决两大薄弱问题,也应该成为突破方向。除此之外,我来说说我心目当中特别期待要解决的问题,未来中国终身教育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如何来凝练终身教育或终身学习的中国经验、中国话语和中国贡献,讲好中国故事。我相信这么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终身教育在中国已经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用张铁道老师的话来说,以前中国创新是点状的、碎片化的,是不成体系的,现在到了体系化、结构化和高度凝练成型的时候了。

第二个问题,如何将终身教育或终身学习渗透融合到其他领域,打破以往存在的终身教育实践和研究与其他领域割裂的状态,怎么渗透和融合呢?有以下几点我觉得很关键。

第一点,把终身教育变为一种视角,刚才魏志慧老师说的视角,终身教育不仅是概念,不仅是观点,不仅是理论,它其实是一种看待问题的视角。以此视角看基础教育与不以此视角看基础教育是不一样的。韩映雄老师说,以此视角看基础教育,就是要学会终身学习。以此视角看,杨树雨老师所说的农村教育,一定会看出不以此视角看农村教育看不出的东西。同样,以此视角看,路宝利老师刚才提到的以终身教育视角看人性,以终身教育视角看生命,以终身教育视角看伦理,它是一种独特的视角,这么去做就渗透了、就融合了,就变成了我们看待问题的眼光。

第二点,和牧野老师讲的一个词有关系,他讲了至少三次思维方式,要把终身教育变为一种思维方式,一种思考的方式。在我看来,终身教育是什么样的思考方式呢?它是长城式的思考方式,关联式的思考方式,整体融通或者用屈璐老师的话来说,贯通式的思考方式。长城、关联、整体融通和贯通,它不是点状,不是割裂,不是非此即彼,不是对立。

第三点,把终身教育变为一种育人的方式。现在育人方式改革成为一个热点,我们颁布了新时代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意见,第一次在重大文件里把育人方式放在标题里,但育人方式和终身教育有什么关联呢?我认为如果离开了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离开了终身学习体系来谈育人方式改革是不完整的,是有重大的缺失的。终身教育、终身学习本身就是人类历史上一种重大的育人方式改革。所以有人认为教育质量提升其实也是终身学习质量的提升,这是在根子上。

第四点,怎么渗透融合?要把终身教育变为解决教育问题的基本方式,比如韩映雄老师提到的,怎么以终身教育的方式来推进教育公平,解决教育公平这些瓶颈性的难题。他就提到了怎么以终身教育的方式来推进治理体系的完善与发展。同样王永峰老师、王海东老师都不约而同讲到了,怎么以终身教育的方式来解决一些薄弱的问题。我认为,这四点如果做到了,终身教育的渗透力、贯通力、融合力和影响力一定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它不再是某个局部的、某一个方面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也是我特别关注的问题,即如何打通终身教育与基础教育的壁垒,刚才张伟远老师报告里讲到壁垒,要寻找终身教育和基础教育的转换的通道。张伟远老师报告里讲的是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的壁垒打破。我更加关注的是基础教育和终身教育怎么打破。杨树雨老师讲了一句话,我非常赞同,要从娃娃抓起。怎么从娃娃抓起,怎么打通壁垒呢?我说句实在话,这么多年在基础教育界摸爬滚打,我感觉到基础教育界的校长、局长偶尔也会提终身教育,但更多是在概念上或大道理上提一提,在他们日常的教育教学实践中,在他们日常的管理中,我看不到终身教育的影子,至少是不强烈的、不清晰的,这个壁垒和界限是非常清楚的。

那么怎么打破壁垒呢?我觉得有几点很重要,第一是需要相互了解,我们做基础教育研究的人、从事教育改革的人和咱们今天在座的终身教育研究精英,我们这个群体要增强相互了解,相互参与。今天我其实以基础教育的身份来参与终身教育领域的一个研讨,我也希望将来韩映雄老师和其他各位老师也有机会参与我们基础教育的一些论坛,大家相互参与、互为事业,然后实现交互共生。我认为如果不了解终身教育,也做不好基础教育,不了解基础教育,也可能做不好终身教育。第二是需要找到融合点,融合点、融合的载体到底是什么?路径有哪些?第三是需要构建融合机制,刚才宋亦芳老师讲到体制机制突破,我非常赞成。最大的突破方向就是机制,类似于张伟远老师所讲到的协同合作机制,这个机制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但这个机制怎么能够落地?真正落地、真正日常化、真正走进基础教育的日常教育教学生活,这可能还需要更多努力。

第四个问题,也是我最想讲的,如何在终身教育理论体系的完善中,做出理论贡献或者学术贡献。前面王永锋老师、吴峰老师,还有王海东老师,都讲到了学科建设,学科建设的核心就是理论,学科能立得住,就要看终身教育到底做出了什么理论贡献?有什么学术共识?所以王海东老师的感受我有同感,可能我们在理论研究上还不够,在理论的引领上还有发展空间。怎么办呢?韩映雄老师在讲话里讲到一个词,我特别在意——逻辑,我现在对终身教育的实践逻辑把握得比较透了,但终身教育的理论逻辑是什么我觉得还有比较大的空间。怎么办?几位老师都提到了,从概念入手,正如宋亦芳老师提出的要把混沌式的概念清晰化,还有张铁道老师讲到的核心概念,怎么理解学习?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的理论下、视野下看的学习,和心理学、传统教学理论看的学习不同在哪里?这个要搞清楚的。
    所以换句话说,终身教育的理论世界,首先是回答基本概念是什么,基本观点有哪些,核心主张是什么。然后进入到吴峰老师所说到的,终身教育的知识体系是什么?还有要回答韩映雄老师刚才提到的终身教育的理论基础是什么?过去是什么基础,现在是什么基础,将来还可以怎么重建我们的理论基础,这些都和理论世界、理论贡献密切相关。这是我从我个人的视角提出的四个期待,也是未来我认为的突破方向。 

李政涛  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生命·实践”教育学研究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

                                                          文章来源:上开教学名师ETTM微信公众号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